新兴县 普洱 永春县 乾安县 盐津县 中超 乐清市 册亨县 黔南 民勤县 枣强县 利津县 政和县 米脂县 青浦区 光山县
网红火锅店自查 阿娇再力挺张韶涵 余文乐半裸抱儿子 特斯拉再出车祸 二手手机泄露隐私 多地楼市库存告急 二手手机泄露隐私

滴滴优步合并 司机车祸谁担责

标签:盘面 夺宝斗地主积分版

2018-6-1 3:50:49 来源:城市新闻资讯网

原告发表意见摄/记者 洪雪
原告发表意见摄/记者 洪雪

被告当庭进行商议
被告当庭进行商议

  法制晚报讯 (记者 洪雪)在优步平台注册为司机后,张某在一次工作时与王女士的车发生交通事故,最终被认定为负全责。王女士所在的A保险公司垫付赔偿后将张某及张某投保的B保险公司告上法院,索赔11万元。在诉讼期间优步与滴滴合并,为此,A保险公司将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嘀嘀无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追加为被告,要求承担连带责任。今天上午,通州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事件

  优步司机负事故全责

  受害方要求赔11万

  2016年,张某在优步平台注册为司机,开始从事优步出租车业务,10月,张某载乘客与王女士驾驶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张某承担全部责任。王女士的车辆在A保险公司投保了车辆损失险,事故发生后,A保险公司对王女士的车辆损失进行了赔偿。A保险公司赔偿后发现,张某的车辆在B保险公司投保了商业三者险,因为张某是事故的过错方,故请求张某赔偿原告11万元,并要求B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张某认为,事故发生时,其正处于运营期间,是履行职务行为,故要求追加优步所在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但因为优步的打车业务并入了滴滴,故要求合并后的公司小桔公司承担责任,并申请追加小桔公司为被告。

  A保险公司也提交了申请,要求追加小桔公司、滴滴公司、嘀嘀公司为被告参加诉讼,理由是优步中国被小桔公司收购,根据现有的工商档案,滴滴出行在境内有20多家公司,核心公司为以上三家公司,故申请追加以上公司为被告参加诉讼,要求三家公司与张某及B保险公司共同承担责任。

  B保险公司表示,张某在其公司投保了商业三者险,但是双方约定了免责条款,张某的车辆投保是声称为家庭自用,但其实际是从事营运,改变了车辆的使用性质,故不应当进行赔偿。

  庭审

  滴滴公司认为

  司机行为不是职务行为

  今天是该案第二次开庭,小桔公司和嘀嘀公司未出庭。在等待了一段时间后,法官表示小桔和嘀嘀公司无故不出庭,将缺席审理。

  在法庭上,原告认为事故发生时优步和滴滴已经合并,而且张某在运营期间发生事故,而司机的每一单业务滴滴都分享了费用和利润,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不能光享受利益,而岀事故后不承担责任,因此认为滴滴公司应该承担连带责任。

  对此,滴滴公司则提出异议,滴滴公司的代理人表示,张某的行为不是职务行为,是互联网下的合作行为,“优步和滴滴确实是合并了,我们承认此事是发生在合并之后,但是不是网约车,要回去核实,核实后才能确定是否应该担责。”滴滴公司代理人称。

  原告称保险公司

  未明确告知免责条款

  在法庭上,B保险公司表示,张某在其公司投保了商业三者险,但是双方约定了免责条款,张某的车辆投保是声称为家庭自用,但其实际是从事营运,改变了车辆的使用性质,故不应当进行赔偿,只同意在投保的交强险限额2000元内进行赔偿。

  对此,原告提出了异议。原告方表示,张某是通过电话投保的,当时B保险公司只问了张某身份证号,未询问张某文化程度。据了解,张某文化程度很低,“保险员对于私家车用于运营则保险公司免责条款只是照本宣科,张某根本不懂是什么意思。因此,我们认为B保险公司没有尽到明确告知责任,因此有过错,要进行赔偿。”原告代理人说。张某也表示自己确实不懂什么叫运营车辆等等,“可是,大家买保险不都是这样买吗?你不同意保险公司不给保险啊。”

  对此滴滴公司同意原告的观点,也认为B保险公司有过错,亦应赔偿。

  在庭审最后,原被告双方均同意调解,法官表示将于庭后调解,随后宣布休庭。

  专家分析

  规范“分时段式”投保义务

  针对网约车投保以及出了事故该如何理赔的问题,湖南省邵阳市新邵县人民法院法官刘园芝表示,各地对网约车保险规定过于局限。目前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均出台了网约车管理细则,但是四大城市对于网约车具体投保险种也仅限于交强险、商业险,并没有根据该类网约车特点,制定出符合自用车辆兼营运车辆的保险制度。“虽然这四大城市对于网约车具体投?:沃直O沼忻魅返墓娑?,但是由于各地网约车实际发展情况不同,导致网约车保险制度的差异,体现了网约车保险制度的复杂性”。

  规定投保强制性。“建立保险准入机制,即只有网约车平台为其入驻的每一辆车和司机、乘客、第三方投保了相应的保险,网约车平台才具有经营资格”。私家车在运营之前也必须为乘客、第三方购买保险,否则不准接入网约车平台,同时网约车平台与私家车车主需对其各自投保保额达成书面协议。

  另外,规定由中国保监会对于网约车平台公司投保情况进行监督和管理,如果一旦发现有漏保或有意不投保或私家车没有投保就接入网约车平台现象,就可处以罚款,甚至取消其准入资格。

  规范“分时段式”投保义务。私家车在自用期间发生交通事故,由其私家车车险进行理赔。私家车主连接网约车平台应用程序至关闭应用程序这一时间段内,针对迎接期、载客期不同的风险程度,分别规定不同保险金额的险种:一是在私家车主开启网约车平台至乘客通过平台匹配上车前期间,应该由平台和车主投保驾驶员保险、财产险和第三者责任险等商业保险。二是在乘客上车至乘客下车期间,除驾驶员保险、财产险和第三者责任险之外,还应当由平台和车主为乘客投保车上人员险。对于最低保险金额,应当由保险公司与网约车平台、私家车车主平等协商,但是第二阶段的驾驶员保险和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金额均应当高于第一阶段的保险金额。

  法官应对不同情况区分裁判

  法官审理“私家车+私家车主”运营模式下的网约车保险纠纷,应区分不同时段作出适当的裁判。

  对于偶尔营运的私家车注册成的网约车,其在自用期发生交通事故而引发保险理赔纠纷,法官不能因为该类车从事过运营而简单粗暴地适用保险免责条款,应当权衡双方利益,将风险更多地划至保险公司,作出有利于保障私家车主及第三方权益的裁判。

  车辆在等待期和迎接期发生交通事故而引发保险理赔纠纷,私家车主对理赔有合理期待,法官也应当从有利于新生事物发展的角度作出裁判。

  当该类车在顺路的情况下捎带同路线的乘客一起出行,此类载客期发生交通事故而引发的保险理赔纠纷,法官应当从当事人之间的对价平衡关系出发,减少契约当事人交易成本。

  保险公司应当根据该类网约车的特点,创新保险产品,并与网约车平台、私家车车主平等协商,达成保险合意。若该类网约车在发生事故之前,保险公司与网约车平台、私家车车主已达成了保险合意,那么法官在处理该类保险纠纷时,可根据契约精神,直接以合同条款作为裁判依据。文/记者 洪雪

  典型案例

  1.中国财保险有限公司金华市分公司与应某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中,法官结合行驶顺风车的路线以及事故车辆在一定时期内的接单实际情况,认定私家车主与合乘者达成合乘出行意向的行为不属于导致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情形,作出保险公司应当理赔的裁判。

  2.平安产险江苏分公司和南京高德汽车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签约合作,由平安产险为高德公司的数百台网约车提供车损险、第三者责任险、乘客座位险和承运人责任险等全方位的车险保障。

  3.四川省南充市中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网约车司机将乘客送至目的地后,未注意观察乘客正在下车,就驾驶该轿车起步向前行驶,造成乘客受伤。法院认为,侵害发生时乘客的身体尚未完全离开车辆,仍属于车上人员,并不属于交强险的赔偿对象,故乘客的损失均由网约车车主承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分享到: